首页  >> 资讯 >> 政策法规 >> 正文

华谊遭退市预警、万达亏47亿、只有光线在三巨头中“独善其身”?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未知 发布时间:2020-05-29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文娱价值官”(ID:wenyujiazhiguan)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原标题《独善其身的光线,今年还是赢家吗?

作者丨郑文

编辑丨奈奈

从陆续出炉的2019年财报来看,曾经一直并驾齐驱的电影业民营三巨头,似乎只有光线独善其身:

    万达净利润亏损超47亿;

    华谊净利润亏损超39亿,即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;

    只有光线,净利润9.5亿,在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净利润也达到了8.7亿,同比增涨404%。

    但显然,疫情大环境之下,以电影为主营业务的影视公司,在2020年几乎没有成为赢家的可能。逆境之下要如何平稳过渡,为下一次的爆发积蓄能量,是对擅长布局长线的王长田的又一次大考。

    奖高管,捧新人

    向来低调的光线,在今年上半年爆出来的新闻却都很抢眼,先是去年的财报,在影视公司集体亏损的大环境之下,光线却凭借崭获了50亿票房的《哪吒》,一枝独秀的保持着盈利状态。

   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,以“小气”著称的王长田,在去年却以大手笔来奖励高管。

    光线高管往年的最高薪资在70万元左右,但2019年财报显示,公司几个高管2019年的薪资相较2018年都有大幅提升,6人薪资增加超过2450万:

      副总经理李晓萍薪资增长500万,

      副总经理李德来薪资增长200万,

      监事曹晓北薪资增加607万,

      董事会秘书侯俊薪资增加603万,

      监事王鑫薪资增加近250万,

      财务总监曾艳薪资增加307万。

      职位没有大的变更,薪资却以200万、500万、600万这样的整数发生变化,所以基本可以确定这是光线传媒在2019年为高管发出的奖金。而在财报中关于费用的说明中,光线2019年的管理费用为1.7亿,相较2018年翻了一倍还多。

      2020年的一季度,疫情导致影视公司继续大面积的亏损,尤以有院线的上市公司更为惨淡,万达电影亏损近6亿,华谊亏损1.43亿元,幸福蓝海、横店影视、金逸影视等多家院线公司亏损也都超过1亿元,反而是光线这种一直没有在下游发力的公司,在今年疫情期间却受损较小,甚至还有2948万元的小幅盈利。

      除了财报成绩亮眼外,光线今年在捧新人上也初见成效。《清平乐》中饰演徽柔公主的任敏,因为与边程的直播,在大众层面狠刷了一波好感。出演小爆网剧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男主韩烁的丁禹兮,也为同时有三部剧在播(《韫色过浓》、《清平乐》),而成为上半年最有存在感的新人。

      五月男友丁禹兮

      擅长“以小博大”的光线,在捧新人上一向不遗余力,当初在陈都灵和任敏都是素人时期,第一部戏就给了女一号的位置。

      就在签下去年北电艺考第一的冯祥琨后,第一部戏也给了新电影《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》的男一号。虽然有节约成本省片酬的考虑,但捧红新人后的经纪收入,将成为光线重要的盈利来源。

      影视两手抓,动漫造核心

      光线今年动作频频,还表现在新项目不断。

      2月25日,在台剧《想见你》大结局一整周后,由男主角许光汉以及《悲伤逆流成河》女二号章若楠主演的电影《你的婚礼》就正式官宣立项,这也是疫情爆发以来第一部大规模官宣的项目,热度上占尽优势。

      4月13日,光线官宣将翻拍妻夫木聪、玉木宏等出演的经典日本电影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,正式进行演员招募,预计年内开机,再度引发热议。

      文娱价值官看完这几部官宣作品后,发现光线还是继续走自己擅长的青春、爱情、翻拍路线,而这些中小成本的电影,从立项选角拍摄到最终上映,一般都会在18个月内完成,投资少、周期短、效益高,在疫情期间无疑具有更高的可操作性和安全性。

      价值官从2020年的片单来看,在计划上映的13部主投或参演电影中,光线核心的作品是动漫电影。除了延期上映的《姜子牙》,另一部动画电影《妙先生》也已经制作完成,《深海》《大鱼海棠2》《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》《星游记之冲出地球》则在制作过程中。

      据可靠消息透露,《哪吒2》已经进入前期策划。

      王长田曾表示,在未来5年,还将投入10亿元启动10部漫画作品的影视化。而财报中也可以看到,包括动画影视及动漫题材真人影视等在内的动漫业务板块,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,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。

      除了电影,加重对电视剧和网剧的投入和布局,是光线的应时之举。4月20号,光线就一口气公布了14部剧集计划片单,宣布《麒麟》系列将拍剧,《山河枕》《君生我已老》《春日宴》《她的小梨涡》《金玉王朝》等多部热门IP也将陆续启动影视化!

      值得关注的是,该计划中一部漫改真人剧《大理寺日志》同名动画剧集,已在B站开播。目前,该剧豆瓣评分9.0。

      价值官从片单中观察到,光线的思路非常清楚,在动画电影方面,围绕“哪吒”、西游、大鱼海棠等已经经过验证的内容,进行系列化制作,同时,通过网剧、网络电影等锻炼动画影视团队。动画题材工作的特殊性,在疫情期间受到的波及是最小的,因此也能够同时运作一些长期项目,这也保证了光线可以成为后疫情时代恢复最快的电影公司。

      长线布局投入短期速战盈利

      光线得以独善其身,很大程度要归结于掌舵者王长田的“小气”和“专注”。

      光线是以制作电视综艺起家,但当年与之齐名的民营四公子(光线、派格太合、欢乐、唐龙),如今唯有光线硕果仅存。

      在电视行业最景气的那几年,光线每年的税后利润就高达五六千万,公司账上的现金堆积如山,2003年,曾有朋友劝王长田投资房地产项目,3000万元就够了,但他拒绝了。

      这个牢牢捂住钱袋的“土财主”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可以赚快钱的行业,而两三年后,当同类型公司正在大规模裁人、砍项目的时候,王长田没有这样做,公司稳定的现金流得以让他撑下去。在“剩者为王”的时代,王长田和他的光线才笑到了最后。

      王长田自诩是以闯入者的身份,改写了中国电影历史。

      确实,2006年,以与保利博纳联合发行寰亚的电影《伤城》,开始进军电影产业的光线,相比当时的业界老大——华谊、博纳、中影集团,晚了十年左右的时间。但起步晚的好处在于,它幸运地避开了中国电影混乱的初创摸索期。

      多年来深耕传媒领域的经验,和对娱乐新闻的把握,让光线即便身在其外,也深谙行业商业模式。他们的确熟悉这个行业中每一个有影响力的人,这无疑形成了光线对电影市场独有的判断力,当然还有资源上的优势。

      擅长“以小博大”的王长田,在喜剧、青春片这类中小成本电影市场中,以及发掘明星新锐导演上,开辟出不太拥挤的赛道。自2012年《泰囧》开始,光线几乎每年都有爆款产出,《致青春》《左耳》《美人鱼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误杀》……不胜枚举。

      徐峥的《泰囧》堪称光线里程碑式代表作

      王长田在行业里一向以谨慎著称。投资上,他曾被人定义为“短视”和“眼前利益至上”。他曾说过,“先赔个2000万元,可能两年以后就收获,这种事情通常不会做的。这些业务我们在初期是不是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打平,或者是少量的亏损,如果不是这样,我不会轻易去做。”

      同样,这位眼前利益至上的人,却在2015年做了一个长线布局,成立“彩条屋影业”,此后,又陆续投资了中国动画产业20多家公司,持股均在20%-40%之间,占据了动漫业的“半壁江山”。其业务横跨三维动画、二维动画、漫画、游戏、国外版权等,从IP源头到作品创作制作再到周边衍生品的开发。

      延期的《姜子牙》会否再创《哪吒》的票房神话

      去年,曾经有投资者问过王长田影院布局一事,他的回应是:“还不是投资的最好时机,估值还没有调整到位。”

      谨慎又行动准确的王长田,也曾几度接触实景娱乐项目,先后和大连金普新区、上海闵行区等地先后有过框架协议,但后续均没有公布进展。去年又被报道,将全面启动位于扬州市,总投资达到164亿元,规划占地4150亩的光线中国电影世界项目,但具体进展尚未可知,价值官记者也将持续跟进报道。

      结语

      2011年出版的《光线十年》里,曾引用纳博科夫《微暗的火》的一段话“他是灰堆里的暗火,他不是明火,但你弄不灭他,他会一直燃烧。”是的,在夹缝中艰难生存并慢慢强大的光线,擅长走的是长路,所以它的未来,还是值得期待的。

相关推荐 >